一而再、再而三……经历了多次调试、修改
栏目:塑料包装用品 发布时间:2019-06-07 04:17

  高级工程师、高级经济师,现任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。出身霞浦街道礁碶村的他,曾任本地小学校的教导主任、校长,后弃文从商,先后成立了6家公司,涉及汽车零配件相关领域。1996年接手一家负债累累、濒临倒闭的镇办企业(后改名为“雪龙集团”),使之成为国内商用车市场冷却风扇产品的“领头雁”,占据国内市场近40%的份额。

  1947年2月,贺财霖出生于亚浦礁碶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被穷困吓坏的父母,

  。他在贫寒的家境中成长起来,一边上学,一边利用闲暇时间干活挣钱贴补家用。聪明刻苦的贺财霖学习优秀,是老师心头的“宝贝”,爱惜非常。可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庭,贺财霖读完小学后,选择了辍学,他急于踏上社会,通过自己的拼搏,改变自身和家庭的命运。

  1971年,恰逢贫下中农管理学校,才华横溢的贺财霖被推选为杨木小学老师,踏上了三尺讲台。1979年,他被调到下洋小学任教导主任,除了紧抓教学质量外,他主动提出要“办厂助校”,几名合资者每人出资100元钱,办了家纸品橡胶厂,校办厂第一年就创造出年赢利1.6万元的好成绩。学校有钱了,教学条件也变好了。

  他的经商才能被挖掘后,又在领导的委任下,创办了电讯零件厂,担任厂长。2年时间,他就让该厂从一穷二白变成年产值近三十万的大厂。当电讯零件厂越来越好的时候,领导又决定调他去不景气的农机厂当副厂长,希望他能再一次“拯救”危机。虽说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,但眼看自己一手发展起来的厂又要转手他人,无奈的贺财霖心中充满不舍。

  1984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,也吹皱了贺财霖的心湖,他做出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决定:自立门户,承包办厂。说干就干的贺财霖租下礁碶村标准件厂20平米的门卫室,请了一个师傅、一个工人,与妻子一起开办了属于自己的五金厂——礁碶电配厂。虽然新厂一无设备二无资金,但是贺财霖信心满满,斗志昂扬。礁碶电配厂仅两个多月时间,就有了2500元产值。电配厂如沐春风,节节高涨,到1996年,年销售额已达到160万元,成为霞浦镇“八大企业”之一。

  眼看着电配厂渐入正轨,贺财霖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安乐生活似乎指日可待,谁知新的使命忽然降临。霞浦工办下属的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(雪龙集团前身)由于设备老旧,业务不足,连续三年资不抵债。镇领导几顾“茅庐”,希望贺财霖“出山”挽救该厂。面对领导的殷切期望,面对糟糕的工厂状况,贺财霖犹豫不决,思虑过甚的他还曾病倒于床,可是,在看到风扇厂员工渴望的眼神后,贺财霖最终下定了决心,出任了该厂厂长。

  贺财霖接手时,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无疑是一块烫手山芋,年产值仅200余万元,固定资产除房屋外不到30万元,连续三年亏损,两次更换厂长,外债200多万元,已濒临倒闭,不论谁接手都得好好掂量掂量。

  50岁的贺财霖犯难了。接吧,他向村里承包办了12年的礁碶电配厂已走上正轨,业务有保证,家庭生活幸福安乐,何必去接这烂摊子找罪受。不接吧,镇领导一次次来做思想工作,又不好交待。

  最后,他决定先进厂考察一番再说。1996年4月8日,贺财霖第一次去,看到了仓库中因滞销而堆积的存货、废旧的机器和泛黄的欠条。他不禁陷入沉思:万一失败了,不仅辛苦打拼赚来的100万元家当要付诸东流,还要偿还高额的银行贷款,怎么办?

  没过几天,村民贝根发做寿。席间,贺财霖向当时已退休的原霞浦工办副主任贺永根说起了自己的疑虑:“老阿哥,这个担子我实在是挑不起!”看到贺财霖犹豫不决的样子,贺永根劝道:“你光是银行的利息每年就有好几万可以拿,足够过很好的生活。你今年也50岁了,承担起来心事又太大,实在吃不消就别去了。”一旁的贺永根小儿子也说:“公公,太平日子过过,太平皇帝做做,侬又不是过勿来。”

  连日来,家人和朋友的忠告让贺财霖动了打退堂鼓的念头,他向陈金新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陈金新当场就说:“我们霞浦镇领导一致都很看好你,希望你能把厂子整顿好。现在你又说不来,我该怎么向他们交代!”

  为了不辜负镇里和工办领导的信任,也为了给自己一个挑战的机会,就去试试吧。想通后,贺财霖先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,随后,他去见工业副镇长刘善洪。但他提出一个保险的方法:先承包一部分。他清楚地知道,若承包全部,弄不好就是满盘皆输;若只承包一部分,即使亏了也能负担起。刘善洪听了他的方法,马上打电话给陈金新。陈金新赶来后,生气地对他说了一句:“要承包就承包全部,人又不会死,屋爿又不会扒掉!”这句激将话让贺财霖顿时茅塞顿开,输了又怎样呢,只要自己有信心肯下苦功或许看得到转机。

  贺财霖的纠结与焦灼,陈金新一直看在眼里。为了让贺财霖能心无旁骛地抓生产经营,第二次镇党政联席会议讨论决定,承包者不用承担原先的债务,经营良好可先还一部分;若厂子仍然一蹶不振,也不会怪罪于承包者。

  图为2007年贺财霖(左一)和技术员在检验风扇质量。 (记者 张昊 摄)

  1996年4月25日,镇政府下达文件,任命贺财霖为霞浦汽车塑料风扇厂厂长,双方签订了3年8个月的承包合同,自1996年5月至1999年12月底。

  如何拯救这个生产停顿、资金枯竭、负债累累的小厂呢?拿什么让它重整旗鼓,走出困境?贺财霖一时也无计可施。

  按理说,汽车行业正是朝阳产业,与之相配套的零部件企业应当会有良好的市场前景。然而前景看好的企业怎么就陷入危机了呢?贺财霖想,当务之急,只有深入客户、企业及员工中调查、了解、分析,对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做一番由表及里的“体检”,才能找出问题,对症下药。

  通过与员工的聊天,贺财霖感受到了职工们对厂子起死回生的强烈渴望,坚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。

  他来到杂乱不堪的仓库间,看到塑料风扇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,锈迹斑斑的配件铁板到处都是,母料、聚丙烯塑料袋口大多没有封好。他拿起一个塑料风扇,顺手猛地转动叶片,雪白的叶片不停翻转,煞是好看。凭借多年从事五金、配件生产以及闯荡江湖三次办厂的经验,他对产品有一定把握,认为厂子在技术上还是有底子的。

 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?厂里柴师傅的一番话让贺财霖找到了症结所在。原来最开始国产发动机大多采用铁皮风扇,塑料风扇在国内尚处起步阶段,此前厂里能生产五个品种的小型卡车风扇,对配套的六家厂商只是提供样品,严格意义上并没有供货,还算不上真正配套。只要产品有市场就一定有出路,归根究底是当时的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没有打开市场。找到了问题根源,贺财霖的思路渐渐理清了。

  为了起死回生,必须重组再造!新官上任三把火,贺财霖也从三个方面作了调整。一是人事大调动,人尽其用,提高办事效率和组织执行力。二是降低制造成本,将原先依靠外协厂加工的铁板拉回来自己冲压生产,重新谈判包装价格,并与客户沟通,把内包装省掉,在不影响质量的情况下,把生产效率提高15%—20%。三是追讨债务,筹集资金,收不回的打折收取。

  就在这节骨眼上,贺财霖由于连日来超负荷的工作量及过重的心理负担,身体不支,病倒了。任务繁重,仅凭一己之力异常艰难。怎么办,如何攻克这个难题呢?眼下只有委派信得过的人员进行市场公关。这时负责销售工作的厂办主任张佩莉站出来,主动请缨追回应收款。张佩莉从贺财霖创办礁碶电配厂的第二年就进厂,既做五金产品,又做检验员,还负责会计,业务能力没得说。从运营良好的电配厂来到百废待兴的汽车塑料风扇厂,十几年来,张佩莉一直尽心尽责,毫无怨言。

  谈起出差到辽宁东风朝阳柴油机公司讨款的经历,张佩莉至今仍感到那段时间“痛并快乐着”。

  为了帮厂子渡过难关,她每天早早地到对方公司等候,主动帮他们打扫办公室,杂活样样都干。好不容易等到了能够拍板付款的人,对方一听是讨款的立马找借口拒绝。被拒之门外的张佩莉依然硬着头皮赔着笑脸上门求人,三番五次,拖了一星期,对方终于松口答应先还5万元。

  还款那天,对方公司请她吃饭,席间对她的这股韧劲表示佩服,她也回以感谢。对方开玩笑说,客气话就算了,要不喝一杯白酒表示谢一万元如何。此言一出,张佩莉五杯白酒连干而尽。没有酒量的她回到住处早已吐得翻江倒海。身体上难忍醉酒的痛苦,心底里却是说不出的开心。

  喜讯传到厂里,贺财霖和员工们万分感动,原本阴云蔽日的天空终于见晴了。受到鼓舞的贺财霖暗暗下决心:今后即使再难,也要坚持下去,没有闯不过的关。

  一边开源,一边节流,贺财霖在讨债盘活资金的同时,积极与客户沟通,稳定合作关系开拓市场。

  其中一个大客户让厂子做两套吹塑气道和管道产品,并且12天内就要交货,但是没有吹塑机怎么搞生产?他急中生智:用注塑机改装试试。厂里的张定淼师傅看过图纸,经过一番论证,得出结论:只要做好吹塑模头,用注塑螺杆打斜45度,加上吹塑模头,就可以吹塑。

  决定后,技术人员马上设计吹塑模头,同时用报废的300克立式注塑机作为合模架,一边制作模头,一边改装合模机。各处加工出来后需装配、整修,经过两天两夜,注塑机改装成功。接下来就等开模了。他和技术人员一起在车间里连夜试制,一而再、再而三……经历了多次调试、修改,终于,两套吹塑气道和一件注塑成型进气帽试制成功,如期在12天内完成任务。

  大客户采购部领导看到一脸疲惫的贺财霖拿着样品,忍不住感慨:“老贺,把产品交给你们厂做,我很放心!”

  就这样,技术财务两手抓,到了1996年年底,仅仅用了8个月时间,盈利13万元,这个突破让员工们树立起了信心,大家的工作热情也高涨起来了。

  1999年12月承租期满,搭乘产权制度改革的东风,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转制成为民营企业。一家濒临倒闭的镇办风扇厂,在贺财霖的带领下,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、积累发展,现在已经成长为北仑区重点工业企业,于2011年9月更名为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从1996年雪龙的濒临破产,到今天,经过不断创新和拼搏,雪龙生产的产品与国内一汽、东风等147家商用车、客车、发动机企业及国外几大世界五百强企业建立配套关系,其中商用车塑料冷却风扇占国内市场近40%配套份额,公司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、产品被认定为中国名牌产品,雪龙真正地脱胎换骨,成为了行业“龙头企业”。贺财霖由此荣获“中国民营企业时代先锋人物”、“中国百名行业创新杰出人物”、“中国知名企业家”、“中国科技民营企业家”等称号,曾2次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。可贺财霖坦言,他做企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只不过是像老一辈的宁波帮一样,“能吃苦耐劳是宁波帮身上最可贵的精神!”

服务热线
400-113-9813